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My experience in CHINA and in U.S.A.

 
 
 

日志

 
 

冬闲掰话原始期(一)——解士海请客  

2016-05-23 07:34:09|  分类: 旧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霜晨

话说咱那团诸位经过了史前的相逢相识,68年后各奔东西后,也象地球的发展史一样,在70、80年代经历了一个冰河时期。

记忆中冰河初期的最后一次聚会,是在现在的济南大厦位置,当年由红娜家大院门口,等由红娜出来。1971年的春节,老舟、诗樱,应该有蜜蜂吧?还有谁呢?那些年的春节拜年,时兴呼朋喝友到各家门口一次游,相逢开口笑,笑傲江湖。

霜晨与“咱那团”的最后一次联系,是把给老舟的信放错到给门街小姐妹的信封里那一次了,好歹没说啥见不得人的话,不然老舟的大牙能否保留还是个问题。冬闲掰话原始期(一)——解世海请客 - 咱那团 - 了不起的咱那团!然后霜晨结婚育女读电大送老妈闯鬼门关,完成了从蛹到白蛾的蜕变,也可以说,从冰凌到霜晨的升华。再在出版社大院看见老舟的时候,竟然能没认出来,而且没认出来不止一次!

1987年,二班的陈之乃,曾经的国棉四厂同事,与霜晨的小学同学坐到了一个办公室。国庆节前,小学同学转告了陈之乃的通知,国庆放假到实验中学,是下一年1988年二十周年大庆前的一个预演。在体操房还是食堂?很多长条木板桌,一个班一桌,全部的老三届。满满一屋子人,我谁也不认识,心想转一圈回家,还是陈之乃认出我来。二班有二十人以上,我们班最多五个,净男生,有没有个女生?有也是鲁少云,想不起来了。有个男生跟我说了好多话,主要是部队转业到地方降级别的事情,非霜晨所好也。既然不是马宁,那么是不是宋学智呢?第二天回到厂里,那时候我们厂很有了几个以实验中学为傲的同学,我问他们为什么不去?回答,没意思。冬闲掰话原始期(一)——解世海请客 - 咱那团 - 了不起的咱那团!霜晨不以为然,霜晨虽然没见到认识的同学,也没谈啥感兴趣的话题,霜晨还是要去,那是我的母校呀!

第二年校庆前一晚,兴致勃勃回到家,就看见了给安骏的请帖,宛如兜头一盆冷水。你拿人家当母校,人家拿你当……。霜晨已经自傲得很的心态飞速膨胀:没请帖,我不去!没请帖,我去干么?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也温暖了“咱那团”——原始社会,还部落呢,没建立国家。1994年,接到一个电话,老舟打来的。老舟怎么能找到霜晨,霜晨可不知道了。说杜文琴说,解士海要请客,问我怎么办。My God!他请客,我怎么知道怎么办,给我请帖我就去,不给我请帖我自己回家吃饭,这不简单!老舟说,要我们定时间。My God!老舟还说,要我们定地点。My God!老舟又说,要我们定客人。My God!最后霜晨终于弄明白一件事,是琴姐姐找到老舟的。要下琴姐姐的电话,问明白东道主是解士海,再要下解士海的电话,我就该下班了。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四的下午。第二天一早,电话打过去,解士海还没上班呢,接电话的小伙子毕恭毕敬,说一定会转告。一会儿解士海电话就打过来了,人家挺忙,下星期还要出发,三句话就把老舟的问题解决了。地点:解士海单位关系大酒店,叫啥名字我都忘了,太平洋?大西洋?时间:就今天吧。客人:逮谁算谁。回头分别给琴姐姐还有老舟打电话汇报,商议好琴姐姐楼下见面,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咱班我谁也逮不到,谁也不用逮。其实我应该能找到刘棣的,那天忘记了。

下了班奔琴姐姐楼下,这边一个大门,那边一个大门,就记得一个中年妇女问我,你是XXX么?My Dear!不知道老舟那会儿的大牙还有么。然后老舟说,蜜蜂说要来的。我说,我应该认识蜜蜂,我在她厂门口见过好几次。老舟说,我也应该能认识蜜蜂。蜜蜂来了就好了,她认识的人多。然后我们俩对着银行新出来的一个中年妇女发呆。我说,你看你看。那正是琴姐姐,我们哈哈大笑,她让我们到院门口。走到院门口,看见几个袅袅婷婷地中年妇女,大呼小叫喊我们。我还在皱眉毛呢,其中一个说:“猜猜我是谁?”“我都比你高了!”那自称比我高的,正是冰河时期使劲长大的心语。还有几个是谁呢?于国铃?有诗樱么?

女生们一起到了大酒店,在马路这边,看见门口几个仪表堂堂的男子汉,也认不出来了。两桌酒席,几乎没动,一直玩到厨房息了火,面条也喝不成。所有的人对着我说坎坷,我本来预备了一肚子的坎坷要倾诉,也只好咽了下去。

那一次的通讯录,是我制作的。我从报纸上找了一张两个小光腚孩儿玩沙子的照片,还有一首小诗,配我们的通讯录。谢世海复印分别邮寄的。可惜我现在找不到了。

这是我们班聚会中很少的一次不用凑份子请客。据说,琴姐姐帮解士海单位办贷款。算我们吃了琴姐姐的回扣吧?也不知道解士海如今在哪里?没有了音信,就更加思念,毕竟他是我在实验中学的第一个desk-mate。

男生去的有顾天辉,梁泉清,韩伟,还有荆树中。别人不记得了。

我已经尽力核对过时间地点人物了,欢迎订正补充。

冬闲掰话原始期(一)——解世海请客 - 咱那团 - 了不起的咱那团!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