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My experience in CHINA and in U.S.A.

 
 
 

日志

 
 

夏日炎炎话史前(一)——蜜蜂  

2016-05-23 07:31:08|  分类: 旧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霜晨

霜晨和蜜蜂既不是deskmate,也不是roadmate,我们是groupmate。一进实验中学,我们就在一个小组,一直到分手。记得不?我们分六个小组。我们小组三个女生,一个我,一个蜜蜂,还有一个是谁呢?傻霜晨很伤脑筋也想不起来了。有很短的一段时间,我们还有前后桌的邻里关系。霜晨个大,周围净嘴上没毛的臭小子,就格外珍惜这个frontbackmate了。可惜蜜蜂不长个,很快中间隔了个付晓明,霜晨只有隔大个望蜂而叹了。不仅如此,文革中满校园乱转的时候,我和蜜蜂同在老舟麾下。工作后呢,就不说我们同归纺织局下属,路遇也不止一次。从来不曾跟心语似的,到了琴姐姐门下,还相逢不相识。手帕厂门口僻静的小胡同,人来人往的林祥桥还有青年桥上,都有我们笑逐颜开的场景。所以说,霜晨和蜜蜂的友谊——源远流长!

那时候,蜜蜂是我们的语文课代表——让霜晨涎视的职位。语文课代表有到图书馆借书的权利。霜晨开出的书单,图书馆里总是没有。蜜蜂专门找回来的《小武功队员》,霜晨一眨眼就看完了。蜜蜂说,老师不让天天去,要不下次你跟我去吧?不过你到了那里别大声说话。霜晨有些害怕蜜蜂以权谋私,结果一直没见过我们的图书馆啥模样。霜晨对语文老师郭美林一直很不以为然,没收我的扑克,还到我老爸那里告状,还老给我的作文60分,还……怎么不让我当语文课代表呢?现在想来,未必是坏事,爱看小说的霜晨,有机会见到图书馆的书,就更不学习啦。

霜晨也不是从来不学习,霜晨的学习时间安排在音乐课。上音乐课霜晨和蜜蜂挨着坐。蜜蜂坐下就哼哼唧唧黑板上的1234567,霜晨坐下掏出单词本来也哼哼唧唧ABCDEFG。蜜蜂说,你先预习一下,等会儿一学就会。霜晨看看黑板,1234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何况期中考试迫在眉睫,霜晨磨枪呢。文革中,在老周麾下,我们坐在陈列室前,可没少听蜜蜂唱李玉和,郭建光谁谁。再后来,霜晨听着妹妹欣赏苏晓明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蜜蜂。蜜蜂也是没有好机遇,我们国家损失了一个伟大的女低音歌唱家!

曾经有个朋友评价霜晨,好像月球上下来的。如果说霜晨不解社会,生活在虚拟世界,蜜蜂就是非常勤劳的实干家了,生活的重担早早压在蜜蜂稚嫩的肩膀上。大概第一次分组讨论吧?讨论一颗红心两种准备。蜜蜂说,本来以为读了三年初中然后读中专或技校,可以早早工作挣钱帮助爸爸妈妈,现在既然读了五年制,就只好预备考大学了。社会窦未开的霜晨,呆呆地望着蜜蜂,心想好几年以后的事情都想到了呀,真了不起。没想到,我们始终没能读上“好几年以后”的初中三年级,却把好几十年晃悠光了。

要是不赶紧把脑子里还有的东西写下来,难保哪一天进入混沌世界,那可真啥也写不出来了。

【转载】夏日炎炎话史前(一)——蜜蜂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