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My experience in CHINA and in U.S.A.

 
 
 

日志

 
 

那年,我们18岁——《知青生活回忆》之二  

2016-05-23 07:27:04|  分类: 旧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济宁的冬天真冷。晴天就开门,让屋里进点热气。没有太阳的日子里我们就蜷在地铺上等吃饭,吃饭可以增加热量。我们两人一组轮流做饭,8天轮一回。我十个手指上都有冻疮,有的手指还不止一个。左手食指的冻疮最大,上面还有个裂口。冻疮肿多高,裂口就有多深。不做饭的日子里裂口逐渐愈合,轮到做饭时要洗菜、切菜、刷碗,刚愈合的口子又裂开了。裂开的口子白花花的,不流血,只流水,流几天会慢慢愈合,但是又该我做饭了。我从没想过逃避做饭或者请一次假。那裂口给我留下一条清晰的疤痕。

冬天没活干,我们等过了“扎根年”再回家。没人限制,我们自己认为应该过了“扎根年”才能回家。1975年我妹妹也下乡。那时就以单位为组织,有个带队干部带领孩子们下乡,组织纪律严,待遇也好。我们是一群失业大军,学校把我们送到公社,已经比送上考场多送了一程。所以我们到了水乡就是人民公社社员,由大队长领导。有些知识青年报了到就回家了,我们没走,要过“扎根年”。我们排了一台节目,与贫下中农联欢。16个人吹拉弹唱,也很热闹。我是乐盲,就背了一段毛主席语录:“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还有什么,现在竟然想不起来了。

没出正月,我们就回到水乡加入了农田基本建设的队伍。那年的任务是疏理赵王河。赵王河从我们庄头流向微山湖,是我们灌溉水田的主要水源。在上游把水截住,赵王河就露出了他古老的青色河床。刚抽干的河底看上去很坚实平滑,但你千万不能上当。一脚踩上去,就会陷到稀泥里。过两天河底才能干的站住人。我们把河底的烂泥挖出来,送到河堤上。河泥要多沉有多沉,铁锨挖下去一锨到底,但要把这一锨河泥掘到牛车上,非得有力拔群山的力气不可。我们女生只好去牵牛。水乡用水牛拉车。水牛通人性,认人,知道我们是新来的女知青,常把它的大蹄子踩到我们脚上来。有时闹点小脾气,站在那里不走了。这时驾辕的男社员一声吆喝,它就乖了。水牛是从江南买来的,在这里只能生活两三年就莫名奇妙地死了。社员们说水牛水土不服,我想它是想家了。出河工的人都在队里吃食堂。每天中午晚上有菜,麦子面的馒头管够。麦子面是麦子直接磨碎的面,有麸子。水乡麦稻两收。我们下乡前一年大丰收,社员们吃麦子面、大米面、豆面掺在一起贴的饼子,又香又甜,比馒头好吃多了。我们刚下乡六个月吃商品粮,地瓜面、高粱面都得吃,所以觉得在河工上吃得好极了。

【转载】那年,我们18岁——《知青生活回忆》之二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