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My experience in CHINA and in U.S.A.

 
 
 

日志

 
 

野牛  

2014-07-19 19:04:24|  分类: 黄石公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野牛是黄石公园的特产。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黄石公园的公路呈8字形,下半截看地热,上半截看野生动物。我们到的第一天,办好了住宿还有点时间去看老忠实泉。到黄石之前,看过一篇游记,小伙子到黄石的第三天移师北门,看到汽车与野牛共舞,兴奋地嗷嗷叫。我们呢,比他幸运,第一天从西门进公园不久,就看见野牛。很远,是么?我也兴奋地想跑近一点,被人们喊回来,说不安全。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很快野牛自己把距离的问题解决了,野牛散步到马路。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很多车停下来,没人敢下车。我拍了一张又一张,还有特写。其实最后两天,女儿说,野牛我们就不停车了。 太多了,而且,北边的野牛比这边的干净。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Snow-Movers
For months on end their food is buried. Herbivores-- plant-eaters-- face the same relentless winter fate: adapt or starve.
To reach sedges and dry grass, bison swing their huge head back and forth, clearing away the drifts. Fields become pocked with bowl-shaped "feeding craters."
Since bion often stand motionless for hours, conserving strebgth, their foraging techniques are not always evident. Look for the white mask of survival-- snow still clinging to a shaggy face.
 扫雪车
好几个月食物深埋在雪下。食草动物——只吃植物的动物——都面临冬日无情的命运:改良或饿死。
为了吃到莎草和干草,野牛来回摆动他们巨大的脑袋,清除积雪。使田野变得布满碗状的“食坑”。
为了保存实力,野牛经常几个小时站着不动,所以看见它们挖“坑”不是很容易。雪会依附在毛茸茸的野牛脸上——让野牛看似带了白色面具。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The Bison's Hump
Life in deep snow has selectively shaped bison anatomy. Above neck and shoulders, large muscles attached to bony spinal projection give the dark heads tremendous excavating power.
野牛的驼峰
在深雪中的生活形成了野牛的骨骼。颈背部的骨头附有大量的肌肉,强壮的脊髓骨给大黑头强大的挖掘力。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黄石公园野牛群是美国最大的公共的美洲野牛群。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黄石公园野牛群被认为是北美地区唯一四个自由走动而且在遗传上是纯种的牛群之一。其它三个牛群是犹他州的亨利山脉、南达科他州的风洞和加拿大艾尔伯塔的麋鹿岛的野牛群。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黄石公园的野牛经历过一段很黑暗的历史。读过《与狼共舞》的朋友大概难以忘记白人猎取野牛获取牛角和牛皮的恐怖场面。野牛曾在整个北美达到3千万到6千万之间,而1902年,在野牛最后的大本营黄石公园,只有不到50头野牛了。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黄石公园的野牛群在2005年达到了4900头。尽管2007年夏天估计其种群数为4700头,但在一个严酷的冬天和引起争议的布魯氏菌病管理将几百头野牛送去屠宰之后,2008年野牛种群数下降到了3000头。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第一天看完老忠实泉回家的路上,我们看见野牛过河。但是野牛在马路另一边,等我们调过头来,只剩一头殿后的牛在河里了。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第一天的丰收太大了,老忠实泉、野牛——还是过河的野牛,我都不知道剩下的几天还需要看什么了。我也没想到剩下的几天黄石公园仍然还有很多稀罕让我赞叹不已!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雪山下的野牛悠然自得。我的相机勉力,只能拍到这样。太阳公公也不给力。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在黄石公园的最后一天,又看到过河的野牛。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河水很深,野牛不慌不忙地走着。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带小牛的妈妈先走,也真难为小牛,这么深的水,它怎么能过去? 被水冲走了,妈妈怎么救他?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小牛的肩背还很苗条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风吹草低见野牛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并不是所有的野牛都合群。 
野牛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