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My experience in CHINA and in U.S.A.

 
 
 

日志

 
 

躺在床上看《译林》  

2014-11-02 10:15:52|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躺在床上看《译林》,是人生的最大幸福。

躺在床上看《译林》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第一次遇到《译林》是86年在郑州,等火车的时间看看报摊,就看见了《译林》。后来,尽管我因病常常拿全厂最低工资,还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把工资好好计划使用。还记得曾经花20块钱买一只烤鸡,我女儿说,妈妈今天你怎么舍得?但是我的书报费都用来订杂志,一个月大约10块钱,四本杂志,《译林》《读者文摘》《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后来物价上升,杂志越来越贵,书报费却不涨。最先砍掉的是《读者文摘》,然后是《小说月报》。再后来,没有书报费了自己掏钱看《译林》和《中篇小说选刊》。我说,通过《译林》看世界,通过《中篇小说选刊》看中国。不过么,《中篇小说选刊》的质量越来越差是不争的事实。

退休以后,不能在办公室订杂志了,我家的收发也很成问题。找到一个报摊,他把每期杂志留下,不管我在不在济南,还给我打九折优惠。前年开始麻烦了,他常常错过,不能保证我每期都能看上。我找到济南邮政的报刊零售部,希望直接从那里拿杂志,因为我家订阅很难保证送到。得到的消息很沮丧,说现在没人愿意做《译林》,看得人太少了。这么好看的杂志竟然没人爱看!曲高和寡哦。我开始从掏宝买过期杂志,好处是真便宜,还把我前年的缺刊都补上了。但是今年上半年我在美国。回家后想过上掏宝,把《译林》都买回来,因为有了两个图书馆的借书证,心里话,也许不用看《译林》了,不就是看小说么。

这样过了三个月,开始怀念《译林》。不就是看小说么?《译林》的小说大不一样!我怀念我从《译林》知道手机的时候,咱这里大哥大还没有呢。我怀念我从《译林》知道理财产品的时候,咱这里连基金还没有呢。我怀念我从《译林》看见的那些……,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小说家都能写得出来的。

现在我要谢谢开心!

开心把她的《译林》借给我看,这样我免了买书的麻烦,最要紧没了以后把《译林》放在哪里的麻烦——我从来舍不得把看过的《译林》扔掉躺在床上看《译林》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躺在床上,拿出今年的第一期,我竟然倒吸一口气才轻轻打开。我读《译林》,不仅仅读小说,散文、诗歌、文坛信息,还有什么糟糕的科研成果文章,统统都读。这一次没想到,连《译林》的插图也让我玩味不已。

好书!

停电了,点两根蜡烛,可惜不能躺在床上了。

躺在床上看《译林》 - 霜晨 - 以博会友,以友辅仁

 这期《译林》,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织布机》,它让我想起早年《译林》的一篇短篇《肉丸小贩》,太象我们中国了!好书不分地域,人性都是相通的。这期的重头长篇也很恐怖,正好同时在看图书馆借来的一本英国人写的苏联小说《44号孩子》,还有雨果写的《九三年》,真不知道哪篇更恐怖。

恐怖的源头,是没有法制的社会。无论在赤道几内亚,法国,苏联,无论是一七九三年,一九五零年,还是两千年,没有法制的社会,就是没有道理的社会。一个社会没了道理依赖什么做人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